关于MarginNote在链接、知识图谱方面的探讨(欢迎补充、讨论)----构建知识网络2.0

没有时间仔细思考,结合对比我在用的双链笔记简单提一些想法,欢迎补充:
我对于双链笔记的主要体验来自Obsidian,也欢迎Roam等其他用户补充。

  1. 全局图谱
    首先提Obsidian,Roam和Obsidian共同的特点都是有一个全局的知识图谱,并提供丰富的过滤功能。我觉得这个功能是很好的,它确实可以发现文档和文档之间的关联,某种程度上帮助我们发现知识之间的关联。但我个人觉得它还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能力, 以至于我很少用它。思考之后我觉得是这个图谱的粒度非常大,它的粒度是基于文档的,根本没有深入到单个的知识;并且图谱的链接,并不能显示出这些知识之间的逻辑关系。(据我所知Roam应该也是这样)。而对于双链笔记来说,以块为单位组织笔记也许也不是最佳办法,实际上知识和块不是一对一的关系。大量的块并没有有效的知识,而很多知识也不以块为单位。所以现行的解决办法就变成了用户自身需要把文档笔记的内容、主题尽量单一化。这应该还是Obsidian/Roam知识粒度不够小的弊病的体现。

之所以提到Obsidian,是觉得这个点是MN值得参考的。MN现阶段并没有提供全局的知识图谱,不过全局图谱应该是很有作用的,在Mn现有的树状脑图+链接+子脑图嵌套、引用、重组的基础上,可以让树形的脑图进一步形成复杂的网状结构。但是个人觉得MN在图谱这块潜力比Roam/Obsidian大,因为MN的卡片、脑图笔记本来就比通过文字/大纲组织笔记的Obsidian/Roam更直观,而在图谱中的时候,以卡片为单位粒度也是比Obsidian/Roam小不少的。

需要考虑的一些问题

(1)这个“全局”图谱要有多全局?
由于现阶段Mn脑图和脑图之间仍然是比较割裂的,个人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挺重要的问题。Obsidian的全局图谱毫无疑问会有一些图谱污染的问题,完全无关的内容会对图谱有一点干扰,但由于丰富的筛选功能让这个干扰可以忽略不计。而对于Mn,以顶级脑图笔记本为最高单位显示图谱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对于现阶段脑图笔记本的设计肯定更兼容,而且不会又完全不相关的脑图图谱相互污染的问题。但是问题在于Mn现阶段脑图之间还相对割裂,大量脑图笔记本的内容会是相关的,只是以顶级脑图笔记本为最高的显示单位肯定会造成知识之间联系的不充分。我觉得全局图谱+过滤肯定是更好的方案,一方面毕竟很多用户划分脑图不会很严格、科学,另一方面即使是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学科也有可能有关联的可能。而这样的全局图谱我觉得和Mn现有的设计不是很兼容,以什么方式呈现是一个要思考的问题。

另外这一点还充分依赖于MN如何解决脑图和脑图之间的割裂问题,而不是现阶段只有子脑图之间才能充分的互通。这点我已经在另一篇帖子反复提到。

(2)卡片的粒度
正如我在上一篇帖子提到,现阶段卡片的粒度是不太可控的。比如我建立一个希腊神话中卡德摩斯这个人物的卡片,如果我把人物的所有相关内容都放到这张卡片显然不太合适,粒度太太大。卡德摩斯做过的所有事情,和其他神话人物的关系,在不同文学作品中不同的表述,内容是相当多的,实际上可以做成子脑图了。(当然实际情况还取决于我只需要简单了解这个人物还是需要详细研究其来龙去脉)但是这点是和用户习惯关系很大的,如果用户意识不到这点,一味堆卡片,那对于知识体系构建肯定是有影响的。而且我发现这样的用户不在少数,而且往往在多数。要做深入的研究、对于笔记、知识系统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尽管说最终目的都是用户自己掌握知识,记录笔记的途径不重要,但是有科学的方法论达到目的的成本肯定不一样)。多出教程、活跃的社区经验分享是必要的(这点Obsidian很值得学习)。但仍然会有很多人不会去发掘这样的学习资源、或者现有的学习资源仍然有很多良莠不齐(指关于构建笔记、知识系统)、或者思考不充分、无法真正地落实到实践(包括我自己也长时间的困惑)。我觉得软件自身还是需要做出更多的研究、更科学的设计,让用户更省心,而不是期望通过引导用户习惯来达到目的。

关于上次Lanco老师说到有增加大纲连续编辑性的想法和规划,我觉得非常开心,期待具体的方案出来。

(3)丰富的过滤筛选功能
现阶段Mn的过滤筛选功能其实不弱,但是我觉得相比于Obsidian还是弱了不少(不过Obsidian也部分依赖于Dataview插件)。如果要支撑起更复杂的管理,那更强大的筛选功能是必不可少的(不管是对于文档、脑图、还是单张的卡片)

  1. 逻辑关系
    关于这点我其实不是很确定。但是毫无疑问的是Obsidian提供的图谱在相对复杂的时候是不太容易看出文档之间的关系的、完全靠自己脑补。现阶段的Mn脑图的逻辑关系也是这样,除了以图形的方式显现更直观之外,节点与节点的连接关系是单一的。而我记得我了解过the brain似乎是可以提供从属、因果、影响、应用之类的逻辑关系的。我不太清楚这点实际能起的作用,毕竟没有体验过,也不知道是不是伪需求。但是我觉得对于图谱来说,应该是有帮助的,至少我现在用Obsidian的图谱就有一个感觉,虽然它有时确实帮我发现了联系,但我并不那么清楚是什么联系。

  2. 可以通过搜索直接引用、链接
    我觉得Mn的卡片引用和链接非常直观,通过拖拽/手势来做到这点是很直观的,这是一个优势。不过Obsidian直接键入[[ /![[,就可以直接从全局搜索内容以供引用、嵌入,也是非常方便的。相比之下Mn如果要链接的内容离得很远,就会比较麻烦。增加上这个功能是比较有利的。

  3. 跨脑图的操作
    现阶段跨脑图的操作远不如脑图内子脑图之间的操作方便,要通过分屏,屏幕空间不太够。子脑图通过浮窗显示、引用链接的方式是实现重组很好的方式,但是这一点能不能适用于全部的脑图?这一点无疑是会方便很多的。

  4. 被引用/链接频次
    这点功能不需要详细说了。

以上

2 个赞

某种程度上,我觉得Mn的知识粒度其实是比Roam/Obsidian要小的,Roam/Obsidian对于单一的块,其实除了可以引用、重组之外,能提供的基于块的操作基本是没有的,而且也会很不方便。而Mn本身就基于卡片,对卡片加标签、颜色,筛选、重组等等都更方便。问题在于卡片的粒度不太可控,就像上次Lanco老师说的,要思考如何解决这个碎片化和整体性的问题

赞同你以上说的。
MN天然从小粒度知识卡片起步,目前走到了双链接、引用这一步,但还没能很好的掌控住住对大量卡片数目的驾驭:1、全局图谱。2、从底层数据库的升级改造来进一步打破脑图笔记之间的隔阂,让属于不同脑图笔记的卡片成为任何脑图笔记间自由流动、自由引用链接、如Obsidian[[……]]般便捷的被管理筛选搜索操作的“自由身”。

2 个赞

Here is a good feature from zoomnote app where bi-directional links could be turned into a 3d or 2d global maps of the actual book pages.
That would be a great way to look into global map feature as well

3 个赞

对,这就是现成的卡片图谱,不过图谱节点直接显示为卡片,不是个好主意

1 个赞

Also there is a problem when we merge the mindmaps notebooks the bi-directional links created will be converted to links and lost … please solve this issue by making an overwrite of the link
@Support-Team

我个人认为整体表述很棒,不过有一点需要探讨,就是这样表述的起点定位会不会太高了。
我们有时很难认清一点,绝大多数普通用户,我说的是普通用户,认为MN的最细颗粒并不是卡片,事实上,很多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卡片(笔记自动生成的思维导图节点)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们会认为,最小颗粒是一句话!或者一张图片、一份截图。但这是信息表述方式的描述,同样是一句话,可能是一个大纲的总题目、二级题目,也可能是一段话的中心思想,可能是一句示例,可能是承上启下的段落,也可能只是一句普通的话用户觉得需要记住。
再和双链系统的网状结构关联起来看,问题就来了。人们希望的场景是,我知道这些网状结构的大纲结构以及所有的二/三/四级菜单的含义,然后我可以把那些需要记录的信息放进去,并且产生某些关联(比如是否记住了,关键词,标签等)。
这里有两点难处,一个是网状结构,或者简单点儿来说是大纲节点,用户根本没法建立。二是相同的信息表达对应的节点层级以及分类层级都不相同。这就造成了理想与现实的不匹配,我随手标记了一句话,我希望它可以归到某种结构中去,并且标记分类属性,可惜哪一点都办不到。即使这一本书或一批文件办到了,其他的文件也很难保持相同的处理逻辑。
其实可以考虑尝试对应的解决方案。比如提供多个场景的大纲建议模版来解决帮助用户建立大纲的问题,可以提供可以复制的分类模式来解决相同模式复用问题。
仅限浅层思考,想到什么就表达一下,欢迎讨论。